春烘先生

挖坑不填坑
@二钢

幼龙与女巫的故事①

•嘉德罗斯乙女向
•会有②




这是一个和平的时代。

魔物的领导者主动向这个国家的国王示弱,告诉国王,自己的后代将世世代代臣服于他。

恶龙劫走公主等诸多童话故事也随着时代的流动逐渐沉寂。勇者这个职业也无人接替。魔物也慢慢退出了幕布。

无法成为勇者的你只好选择当一名巫师,为国王效力的女巫。

现在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女巫不再是童话故事里的反派,女巫代替了勇者。

当上女巫后,国王为你颁发了第一次任务:观察那些魔物。

国王那时又斟酌片刻后在末尾添上一句:“我希望你能给我找到比较有利的信息...比如,他们惧怕什么...”他贪婪的神情暴露出了一切,国王不再只想一生稳居在属于人类的宝座上了,他想挑战,想拥有更多的权利。

虽然在接受任务的时候不敢在国王面前表现得太过惊恐,回屋后你开始翻阅有关魔物的咒语。但第一次听说魔物这个字眼的你,并不知道魔物长什么样。不过听起来...你脑海里浮现的是一副凶神恶煞的面孔,随后打消了可怕的幻想。‘啊不管了不管了,魔物长什么又不关我的事!我又不和魔物谈恋爱。’你自我安慰道。

“不过....翻了这么久,为什么还没翻到有关魔物的咒语啊!这本破魔法书!”你生气地把书往地上摔,可恰巧的是页面被风吹起,像只无形的手翻动着书页。

气消了的你打算重新捡起那本书,嘟囔着:“真是麻烦...”抱怨完后又重新把视线再次投入这本书时,眼尖的你在一篇密密麻麻的字里看到了“魔物”二字。

你根本就没想太多,直接拿起那本魔法书,抚平衣服的褶皱、拍下粘在衣服上的灰尘,重新戴好帽子后挥舞手中的魔法杖,惊惊颤颤地念出咒语。这句咒语就好像是魔女用最柔和的声音在你耳边轻吟着禁忌的曲子,容不得反抗。

            
   白雾突兀地从你眼前出现,正当你睁大眼睛想目睹魔物的世界时,雾气消散,并没有你想象里出现一面“镜子”,留在这里的只有一个.....人?

谁能告诉你,这是怎么一回事?!

你看到不是一条巨龙,不是幽灵骑士,而是一个扛起锄头的小孩。你的视线在他身上游走:挽起的裤脚和衣袖,泥土也溅到了衣服上。白白净净的小脸蛋也被污渍弄脏。最主要的是,为什么他要嘴里含着一根草然后还要摆出一脸不屑的样子。

“那个....小朋友,不好意思啊,姐姐在试验魔法,不小心把你召唤到这里了。你叫什么名字......呃不对,你家住哪里呀?我送你回去吧。”你半躬着腰和他对视,试图让语气变得柔和些。

可接下来的一切让你大跌眼镜。小孩不屑的表情愈发明显,嘴里也吐出:“虫子没资格直呼我等驾驭于如同蚂蚁般的人类的魔物。”

你又耐心的给他讲解了一道,本以为他会乖巧的点点头告诉他家地址,但事实是残酷的。

他吐掉嘴里的草根,丢掉手中的锄头,慢慢张开大嘴,口腔里渐渐凝聚出一团火球,待支撑不住火球的体积后吃力地向你喷射过来。可当火球彻底触碰到空气后又被你慌乱中误打误撞形成的气流冲散,成为了如沙土般大小的星屑。点点火花分布开来,这比一整个大火球要来的麻烦许多。你顾不了旁边的物品,匆忙念起咒语保护好自己。片刻,周围一切可燃物品都被火花点燃,对面的“小孩”似乎也精疲力尽,他只是站在原地喘息着,金黄色的瞳孔里呈现出你的身影,像一条幼龙。

滚滚浓烟生起,本想独自一人逃离的你发现他并没有离去,你硬拉着他打算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可他执意地站在那,似乎丝毫不受这浓烟的影响,固执地甩开你的手。

即使是再强大的物种,可现在示人的外表依旧是个十一二岁的小男孩。见他不动,你直接上手把他抱了起来,无视他的挣扎,这才艰难地逃出去。

看着自己离家后第一个房子就这样毁于一旦,心里一阵悲楚。可身旁传出了这不合时意的嘲笑声:“人类,这就是不自量力的后果。”

“你是龙吧?”

突如其来的问题让他惊了一下。

“与..与你何干?只要你记住,这就是和我...”

可你好巧不巧的打断了这番话,“我记得只要向国王陛下报告有魔物肆意破坏我的家,那个魔物应该会被受到惩罚?”

“噢对了,不仅仅是我们人类这边,你们魔物那边的规定好像比我们人类的法律更苛刻一些?”

“恰巧龙是最高等级的魔物,理应受到更严厉的制裁。”

巧如弹簧的利嘴连珠炮似的向他吐出一连足以灭掉他威风凛凛的士气。

“你想干什么...直说便是!不必绕这么多弯来吓唬我。”

眼见终于快要达到自己目的,你欣喜的说出了你的要求:“我想借住你家一段时间。当然,我只是想用更近的距离来...额....”国王颁发给你的命令貌似是机密来着....而且也不应该轻易的把这种无厘头的要求提出来...

“我想感受一下魔物那边是怎样生活的!”

评论(4)

热度(67)